美国防部确认两名飞行员在阿富汗坠机身亡
来源:美国防部确认两名飞行员在阿富汗坠机身亡发稿时间:2020-03-28 17:13:36


疫情之下,戴口罩成为了所有人日常外出,或在办公场所的必要“装扮”。不过,你可能想不到,自己打卡考勤或者发在社交平台上戴着口罩的脸部照片,正被一些人搜集并在网络上兜售。有卖家对中新经纬记者表示:“我手里有几十万张戴着口罩的人脸照片,2毛钱一张,十万张以上有优惠。”

报道称,在新泽西的“圣名医疗中心(Holy Name Medical Center)”,目前已经有35名医务人员离开了岗位,因为他们不是已确诊感染,就是成为了疑似病例。

“让我们觉得不能接受的是,我们正在将没有任何防护的医务人员像羔羊一样送进屠宰场。”在新泽西工作的医生玛丽安·哈姆拉(Marianne Hamra)向CNN表示,“手帕和丝巾?别开玩笑了CDC,那太荒谬了。”

“戴口罩的人脸照片,要多少我有多少”

网上获取人脸照片违规吗?

对于上述卖家出售人们上班打卡或进出门禁时拍的面部照片,一位律师人士对中新经纬(微信号:jwview)表示,目前尚不清楚卖家是如何获取这些人脸数据的,可能是买的,也可能是入侵监控或考勤系统获取的。但不论怎样,未经授权,获取公民面部照片,并出售获利,是违法的。而从网络上爬虫,或者从朋友圈、微博等社交平台上获取他人人脸照片,是如何实现的?又是否违规呢?卖家B对于是如何搜集到这些照片的,没有作出解释。在某头部电商平台做图像识别的工程师明成(化名)平时接触大量的人脸数据,他告诉中新经纬记者,通过爬虫技术,从网络上抓取公开的人脸照片数据完全可以,“现在一些国外实验室已经公开了很多人脸数据,网上就可以下载。还有一些,比如网购平台上卖口罩的店铺,可能会拍摄一些模特图片作展示,这些照片也是可以抓取的。至于直接从朋友圈、微博获取照片,据我了解,目前实现不了。这些卖家大概率是一张张手动搜集的,圈内流通,不断丰富图集,或者直接从别处买来的。”明成说。上述律师表示,他人上传到社交平台的图像,只是这些肖像权人在行使自己的肖像权,如果没有明确授权他人使用的,任何人出于商业目的而进行使用,肯定是会侵犯他人肖像权的。胡钢表示,从理论上讲,所有从网上抓取数据的行为都应该得到权利人的许可,如果用于商业化则要支付一定的报酬。“比如在朋友圈这种特定系统内,对于肖像,其他人仅有看的权利,没有使用或售卖的权利。如果未经授权许可将肖像用作他用,就算侵权。”胡钢说。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丁晓东在谈到此类问题时曾表示,“我认为爬取公开的图片本身没有问题,比如明星的图片,但这一行为也需要根据图片的来源和图片的场景来认定,如果对微博和好友相册等半公开图片进行爬取,由于存在生物识别信息,存在一定风险,爬取就需要有一定的限制。”03 【海外网3月28日|战疫全时区】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当地时间28日,俄罗斯联邦生物医药署(FMBA)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机构已经研发出一种治疗新冠肺炎的药物。

卖家A表示,他手里大概有2万张戴口罩的人脸图片,“一半是从网络上爬(虫)的,一半来自于现实世界。”该卖家说,“爬的那些照片,有的是模特,有的是公开的人脸数据集;而现实世界那部分,则是人们上班打卡或进出小区门禁时拍的面部照片。”

此外,还有些医务人员将目光转向了社交媒体。一名圣迭戈的内科医生在网上发起了一项请愿,要求政府 启用国家储备中的N95口罩来进行杠杆调节。截至23日上午,该请愿已经收集到120万个签名。

28日早些时候,俄罗斯俄防疫指挥部报告称,过去24小时,俄罗斯26个区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28例,截至目前,62个区累计确诊病例1264例。另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28日20时26分左右,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已达614884例。【环球网报道】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7日对一篇名为《一线医务工作者感觉就像‘被送入屠宰场的羔羊’》的报道进行了更新称,目前全美奋斗在抗疫一线的医务工作者们正面临缺乏医疗防护物资的困境,有人不得不从拍卖网站自购口罩,有人转向通过社交媒体求助,还有人称自己和同事被禁止戴口罩以免传播焦虑情绪……甚至有医务人员形容“感觉就像被送入屠宰场的羔羊”。

而一名来自亚利桑那州的麻醉师称,目前自己正从网上购买N95口罩。他表示,自己是负责患者气管的,仍旧只能自行购买口罩,所以他们“真的处于很糟的情况”。